虫师同人之五·雪之香
前篇补习:
之一·笔之端 | 之二·光之界 | 之三·星之瞳 | 之四·鱼之歌
(主页和谐中所以以上地址目前是点不开的抹汗)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雪之香

这次的患者是个和银古岁数差不多的中年男子。不用自我介绍就能从房间的明显特征中猜到,此人应该是从事新闻行业。

窗外的雪花簌簌落下。今年初雪的时间似乎又提前了一些。

“前田东一,杂志社记者。”他抓了抓乱蓬蓬的头发,扶正眼镜:“其实大多数时间也就是做做美食猎人啥的,还死要面子自称是记者,唉,没办法啊,哈哈。医生你不喝喝这咖啡?上个月做的是咖啡馆特辑,取材时得到的,气味很不错吧,哈哈。可惜我现在闻不到了。医生,我的嗅觉消失了。”

“什么时候的事?”银古问。

“一星期前。等等,还没说完。单单嗅觉消失,还不至于费这么大劲找来医生你,”前田说,“事实上还有更古怪的事。在嗅觉消失之前的一段时间,大约半个月左右,我闻到了雪的气味。


“是香的,没法形容,总之就是香得要命,一开始我还以为是什么商业宣传搞的鬼,比如圣诞节人工制造粉色的雪花什么的……但别人都没有闻到,全都以为我在开玩笑。只有我自己知道它是真的,不论在哪,只要有雪,就能闻到那股香味。”

银古看着杯口上飘渺的白气,慢慢的说:“这种状况只持续了一两日。第三天,你就突然闻不到了,而且是所有的气味都闻不到了。”

“没错!医生你果然知道这种病吧!”

“是的,雪的香味和你失去的嗅觉是有因果关系的。”银古端起杯子:“还有,虽然对外宣称的职业是医生,但我实际上是——虫师。”

“虫?”

“在我们的身边,存在着许许多多与常见的动植物截然不同的低等且奇异的生物,人们便心怀敬意地将它们统称为‘虫’。只有极少数人能看见虫,本身具有这种体质的人自古罕见,到了这个时代,就更少了。而我,就是活在当代的仅有的几个能看见虫的人类之一。

“前田先生,夺走你的嗅觉的,是一种叫‘莹’的虫。我一进门就看到了,它们就在你的身上。”

“啊!”前田慌忙跳起,又拍又跺。

“这样是驱除不了的。”银古的语气略微温和了些:“你的病不是短时间内可以治愈的,还是坐下来听我把完整的因果说完吧。”


“你前不久去过人烟稀少的野外吧?”

“是、是的!咖啡馆特辑之后是北海道美食探秘,回东京之前还特地跑到山林里去拍照了——别看我这样,其实还有摄影的爱好呢——北海道那时已经被白雪覆盖了,景色相当漂亮……”

“‘莹’这种虫,幼虫在春夏秋三季孕育,而成虫只能在冬季生存。”

“喂我还没讲完北海道……”

“成虫的生存适温在零度左右,又依赖水分,因此大多数生存于冰雪之中。在过去的岁月中,每一场降雪中都夹杂着它们的身影,但因数量稀少,也不会给人造成麻烦,古时的虫师很少关注它们。但到了近现代,却变成了越来越棘手的存在。

“它们只能在纯净的冰雪中存活,而城市上空积聚起来的云团太脏了,充满了工业毒气和尘埃,这样凝结而成的雪虽然看上去仍是白的,但内在和古时相比已污浊不堪。这样的雪里没有‘莹’。它们只好在少数污染较轻的野外乡村生活,在小片区域中大量繁殖,直至可怕的密度。

“任何一种东西,数量过多了总会引发恶果。‘莹’在情绪激动时会分泌出略带香味的液体,单只的气味几乎弱不可闻,但成千上万只聚集在一起,就形成了浓烈的异香了。

“你鼻子里那三万只虫,是你在北海道仰头拍照时随着雪花飘进去的吧。本来爬出来就行了,但你马上就回了东京,东京没有它们的栖身之处,也无法忍受人体的高温,只能一只只陆续死去。每当靠近冰雪,以为能够回家,却又马上发现是无法落脚的脏雪,无家可归的失望和沮丧令它们情绪激动,分泌液体,这就是你觉得能闻到雪的香味的原因,实际上是虫的体液。”

听到这里,前田已经揉了无数次鼻子,擤掉了一筐纸巾。他满头冷汗的问:“这么说来那些……虫,应该已经全部死掉了吧?”

“对,是死了,但它们产的卵都在呢。”

!!!前田擤鼻子的力度顿时增大了十倍以上。

“一只虫能产几百个卵,你自己算算有多少吧,总之就是因为数量太多,压迫了你的嗅觉神经,导致你嗅觉消失了。卵再过一个月就会转化成幼虫,幼虫是适宜温暖潮湿的环境的,会很喜欢你的身体。到那时……”

“……医生!哦不,虫师先生!!请救救我啊!!!”前田嚎叫着冲银古扑过去。

银古早有准备,从容避开。弯腰从背包中掏出一个小纸包来。

“这是药么?虫师先生生生生生生!”拽住银古裤脚不放的小狗般的记者泪光闪闪。

“不是药。你没药医的。”

小狗嗙的扑倒在地。


“这是花的种子。”等待前田露出迷惑不解的表情后,银古才悠悠的继续说下去:“这种花的香味和‘莹’的很相似,可以用它把虫引出来。但每天只能引出少量,所以是个漫长的治疗过程。到底能否根治还无法定论,只能一点一点的转好。不过,最后就算留下一两千只,对你的身体没什么影响的。”

“怎么没影响!想想就全身痒啊!!!”

“总之,我能做的就这么多了。”

“……虫师先生,您这就要走了?”

“嗯。”

“等等!万一这花引不出虫来怎么办?万一种不出花来怎么办?到时我还能找到您么?总得要定个复诊时间吧。

“还有,”前田托了托眼镜,“您说的那些神秘的理论全都是看不到的,无法证实,如何叫人相信。如果都是真的,那无疑是对科学界的大革命,全世界都会轰动。

“怎么样,虫师先生,愿意接受我的密集采访吗?”
[2009/12/03 22:58 ] | 玉树琼枝作烟萝·发奋 | 留言(0) | 引用(0)
<<欢迎新同学 | 主页 | 想做的事>>
留言
发表留言














只对管理员显示

引用
引用 URL

引用此文章(FC2博客用户)
| 主页 |